两位南艺毕业生做独立品牌,够潮

两位南艺毕业生做独立品牌,够潮

时间:2020-03-16 16:0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人 物

  当台湾女孩遇上马来西亚男孩,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前段时间的上海时装周上,品牌MOTO GUO的模特身上,一组昆虫标本的耳饰格外吸睛。一起来看一下:

  各样的昆虫做成标本式的亚克力耳钉,前卫又大胆。

  这是MOTO GUO再一次与Hashtag DDD合作设计的一系列饰品,结合水晶珠和亚克力挂牌,充满着复古与现代冲突的味道。

  饰品设计是由两位年轻人完成,女生叫徐嘉欣,男生叫李文俊。他们不仅是Hashtag DDD的设计师,同时也是创始人。

  徐嘉欣和李文俊

  他们与独立品牌Hashtag DDD的故事,还要从一台3D打印机开始说起。

  本科期间,徐嘉欣买了一台3D打印机,平常就用它给自己做一些简单的耳饰。徐嘉欣负责设计,男友李文俊就做一些技术活:建模、打印等。

  徐嘉欣的第一台3D打印机

  起初,两人只是小打小玩的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东西,谁知竟在朋友圈中流行开来。好友同学纷纷找他们下单,两人就按照要求去做。

  徐嘉欣设计的耳饰透露出一种可爱和乖张并存的风格,很符合她本人的气质。

  2016年,还没本科毕业的徐嘉欣和李文俊一起创立了品牌Dddesign,也就是Hashtag DDD的前身。

  从照片中不难看出,徐嘉欣的风格偏向鬼马有趣,李文俊则更加酷一些,两人融合统一就是现在的品牌风格:趋向于青春期的叛逆。

  他们试图通过创意和鲜明的设计来展现年轻人的个性和态度。

  风格确立后,两人就从最简单的耳环、配饰做起。当时用着自己的那台小机器,慢慢摸索3D打印的不同材质,试图作出更加高级和专业的耳环。

  17年徐嘉欣临近毕业,插画师苏某人与他们合作。于是,他们就从配饰这一块慢慢转向服装发展。

  这一年,徐嘉欣提出“移动美术馆”的概念,苏某人根据这一主题设计插画,李文俊更多的则是在工艺、版型等地方下功夫。他们合作的第一套系列是移动美术馆1.0。

  产品涉及到耳饰、手机壳、衣服等。在此基础上两人又推出了移动美术馆2.0。产品更加新奇有趣,“瞬间移动”的概念被强化。

  和“移动美术馆”这种概念化的主题不同,徐嘉欣最近的设计产品越来越贴近生活。设计中所呈现的“丧”也被更多人接受和喜爱。

  就像厌恶社交和DDD DOG两个系列。其中DDD DOG很有意思。

  DDD DOG领带

  DDD DOG的灵感来源于两人养的狗:一只泰迪,一只雪纳瑞。

  每天早上他们在两只狗怜悯的目光下匆匆上班,加班回家后等待他们的是狗狗饥饿的眼神,常抱怨生活让自己变成狗的两人基于此设计了这样一套作品。

  嘉欣和文俊的两只狗

  他们让在家百无聊赖的两只狗穿衬衫,打领带去代替自己上下班,融入职场后为上班族吐露心声,想为高压拘谨的生活增添一份可爱趣味的个性态度。

  他们以狗狗元素结合上班族的日常,既表达了对狗的热爱,也是对枯燥无味的工作模式和职场上下级之间如饲养般的关系进行反思。

  (叮,雪纳瑞包包)

  (再叮,泰迪包包)

  下面这双袜子很是诙谐,黑袜是上班踩自尊,黄袜是下班踩老板。

  坦白说,Hashtag DDD上线一年多,产品越来越丰富,不仅有线上店,还入驻了一些集合店。

  同时能与大牌合作,走米兰时装周。这在很多人眼里,多少是令人艳羡的事。

  和MOTO GUO合作,走时装周

  并且,一毕业能和喜欢的人从事自己所爱的职业,有一间工作室,没有朝九晚五的约束,一切都是最理想的生活状态。

  其实,我们看到的往往只是最舒服的一面。

  一开始做独立品牌,父母并不理解徐嘉欣。一方面认为独立品牌没有出路,一方面担心徐嘉欣过于劳累。直到现在,徐嘉欣的爸爸还是持否定态度。

  可在徐嘉欣眼里:哪怕自己做品牌再苦再累,靠自己总比父母好。

  父母的不理解倒是次要,最令徐嘉欣头大的是人少活多的处境。

  实际上,Hashtag DDD团队由4个人组成,全职在任的只有徐嘉欣和李文俊,这意味着他俩要分身解决很多事。

  除了日常设计和品牌管理,李文俊多是负责产品的工艺、尺寸、版型以及工厂对接等工作;剩下来的公关、推广,包括和插画师合作、线下买手店的对接等任务则落在了徐嘉欣头上。

  初入职场的她,每天要跟不同的人打交道、谈合作。生性悲观有点不好相处的徐嘉欣也在不断地对接中磨去棱角,处事逐渐圆滑。

  一段时间里,她觉得连交朋友这种事也带有某种商业目的性。对于社交的这种抵抗和无奈,被她当做灵感用于产品设计中。

  喏,就是这套“厌恶社交”。不仅有袜子、围巾、腰带等服装,亦有项链、耳环等配饰,每件都很个性。

  可以说,“厌恶社交”是这个阶段里两人的真实写照,从一开始的乐于社交到疲于社交,再到讨厌又不得已去社交的种种尴尬,很符合当下90后的心态。

  网上很火的3unshine也有戴他家的饰品。

  接下来,徐嘉欣还打算出“厌恶社交2.0”,相较于这次的单品,2.0系列更偏重衣服,还蛮期待成品的。

  走出学校这个象牙塔去接触社会,徐嘉欣学会与人沟通,学会用最少的钱完成想要的作品,当然也学会了如何维权。

  就拿这次出的“厌恶社交”系列来说,部分工厂抄袭创意,化为己用。对此两人是哭笑不得又很无奈。

  谈及未来的发展,徐嘉欣表示会去到机会更多的上海。

  她希望可以有一间自己的LOFT,楼上做工作室,楼下就做买手店,这样的生活,是她想要的。

  大学时的徐嘉欣,恣意且潇洒,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和李文俊一起养了一只全英教育的狗叫“第一名”,两人还经营一家只在周五开张的早餐店。

  如今的徐嘉欣,已没有当时的随心所欲,做品牌不是别人眼里轻松的事,更多的她要对品牌负责。她开始考虑预算,会担心产品不好,压货怎么办;以及怎样迎合市场和大众需求。毕业一年的她,真的成长了很多。

  从原先的一台3D打印机到如今的Hashtag DDD,品牌在变好;他们也在不断摸索中努力做到自己的最好。

  知 羹

  图片由本人提供